海淀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绝世妖尊 第五百二十一章 三大势力追杀

发布时间:2019-10-18 23:13:17 编辑:笔名

绝世妖尊 第五百二十一章 三大势力追杀

想到这,古尘不禁的缓缓的站起身,他静静的看着遥远的无际大海,道;“既然回來了,不如就回方州去看看。”

二牛一个轱辘爬起;“古尘,你不是在说笑吧,方州现在可是躲都躲不及呢。”

古尘看向二牛;“我们只是去看看,并不参与什么,怎么,你担心。”

“我担心什么。”二牛不屑笑道,“不过,说到底你是不是还是不相信昨天的那个家伙。”

古尘缓缓的点了点头;“不能说不相信,但是肯定会怀疑,你有所不知,其实火道和木道这五道,是可以被取代的,若是天道也能被取代,那么……。”

“你怀疑他们策划杀死天道,目的是为了取代天道。”

“沒有这种可能吗。”古尘反问。

二牛凝眉,缓缓的点了点头;“若是天道真的能被取代,那么还真的有这种可能。”

“所以,我才建议回去看看情况,虽然他说的大义凌然,但是,谁能不保证他说的是假话。万一他们一切计划的背后,只是为了杀死天道,然后取代她,若是我照做了,那么就可能变成了这个世界的罪人。”

“你说的在理,这件事情确实还有分歧,那好,我就陪你一起回去看看,看看方州到底变得如何了。”

沒想到,到了这个时候,二牛还能跟在自己的身边,古尘一笑,一切尽在不言之中,随后轻身而起,直奔九州大陆。

……

天空,两道流光划过,像是流星一般,古尘和二牛,本來沒打算停留,而是直奔方州,但是,圣州还沒跨越,就被一个人拦了下來。

一黑衣男子,神出鬼沒,毫无征兆之下,直接出现在了古尘和二牛的前方,让两人不禁的停了下來。

男子很怪异,骑着一头木马,很普通的一头木马,上面沒有任何的元气波动,甚至是做工粗糙,就像是一些人小的时候,父亲给做的玩具。

男子背对两人,看不清长相,但是身上的气息却很浑厚,二牛一脸凝重的站在古尘身边,手中拿着一把不断闪烁黑色光芒的匕首,传音道;“沒想到,刚刚的海外返回,就遇到了麻烦,怎么样古尘,这个家伙棘手吗。”

二牛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,但是古尘脸上的表情却很坦然。

二牛不禁的奇怪;“古尘,你怎么还这么淡定,我们被截了。”

古尘点了点头;“不用这么大惊小怪,这人我们认识。”

认识。

二牛一愣,一脸惊讶,他怎么不知道有一个骑木马的男子。

古尘抱拳;“鬼堡主人,好久不见,您这突然拦住我们,是有什么指教吗。”

“嘿嘿。”戏谑的笑声

,男子骑着木马煞有其事的转过了身,正是鬼堡主人。

二牛不禁的长出一口气,然后将匕首收起。

鬼堡主人上下打量古尘和二牛,道;“你们两个竟然还活着,真是让我惊讶。”

古尘微眯了一下眼睛;“为什么这么说。难道我们两人该死。”

“不不不。”鬼堡主人忙摇手道,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沒说你们该死,但是却真的沒想到,你们两人竟然还活着,我算算,这修道界追杀你们的人……哎呀,两只手都数不过來了。”

闻言,古尘脸色一下沉了下來;“鬼堡主人,你这话是从何说起,为何会有人要追杀我们。”

“怎么。你们沒遇到过追杀。”鬼堡主人一脸惊讶。

古尘和二牛相互的看了一眼彼此,然后摇了摇头;“这很长一段时间以來,我们都在海外世界,今天是第一次回來,我们不明白,为什么会有人追杀我们。”

鬼堡主人恍然大悟,缓缓点了点头;“原來是这样,看來你们不知道啊,你们的事情已经败露了。”

事情败露了。

古尘和二牛更是一脸的迷糊,他们做了什么事情,怎么就败露了。

古尘不禁的抱拳,道;“还请鬼堡主人明示,我们做了什么。为什么就败露了。”

“真的假的,你们真的不知道。”

古尘摇了摇头;“一头雾水,完全不知道您在说什么。”

“嘶……。”鬼堡主人想了一下,道,“冥族來到我们这个世界了,这个你们知道吧。”

古尘点了点头;“也是刚刚知道。”

“他们指名点姓要杀你。”

古尘一愣,不禁的眯起了眼睛。

鬼堡主人继续道;“你是不是杀过夜叉族的人。”

鬼堡主人此话一出,古尘恍然大悟,他点了点头;“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,确实杀过一个夜叉,难道他们是复仇。”

鬼堡主人笑了一下;“这是其一,你们是不是还杀了暴金。”

古尘再次点头;“神罚教要杀我。这个也能说的过去。”

“何止能说的过去,如果不是暴金的死,拖延了神罚教的计划,他们就能强行破开冥界通道,卖给冥族一个人情了,你导致他们沒能得到这个人情,神罚教恨不得将你挫骨扬灰呢。”

古尘嗤笑了一下;“除了神罚教和冥族,也沒有别的了吧。”

“有,谁说沒有。”鬼堡主人道,“你知道凌霄道君吧。”

古尘猛的眯起了眼睛;“他也要杀我。”

“是啊,也在追杀你,不过,他为什么追杀你,我却不清楚,这算起來有三大势力在追杀你们,怎么样,怕了沒。”

怕。

古尘嗤笑了一下;“夜叉族和神罚教追杀我,我能理解,但是这个凌霄道君,他不想着如何自己逃命,竟然也在追杀我,这倒是让我想不明白。”

鬼堡主人做了一个无辜的动作;“这个谁知道,不过,目前这三大势力,都汇聚在方州,你们现在不是要去方州吧,”

“不巧,正好去方州。”

“找死,怎么死不行,为什么非要死到方州去呢,”

这是调侃,古尘听的出來,不理会,他想了一下道;“鬼堡主人,看你样子,应该不是特意在等待我们吧,你这是要去做什么,”

“我也去方州啊。”鬼堡主人道,“现在冥族入侵,抵御冥族,人人有责,我也去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。”

古尘一脸匪夷所思;“你去抵御冥族,莫不是在开玩笑,当年,你们鬼域可是想着如何将冥族放出來的。”

“嘿,此一时彼一时,若是我们能卖给冥族一个人情,自然会和他们交好,但是现在,人情沒卖成,若是再不拿点态度,修道界也会排斥我们,做人做事,总是要有些立足的根基的,现在我们只能顺从修道界,來对付冥族了。”

古尘无语的张了张嘴巴,最终什么也沒说出來。

鬼堡主人拍了拍木马屁股;“既然大家一起去方州,不如我带带你们,我这马,跑的快的很。”

古尘婉言谢绝;“多谢好意,但是我们还是自己去吧,也省的给您带來什么麻烦。”

鬼堡主人点了点头;“那好,我就先去了,有机会我们在方州相聚,然后再一起喝一杯,走了。”

说罢这番话,鬼堡主人骑着木马转身,双腿煞有其事的一夹,空间涟漪荡起,直接不见了踪迹。

待到鬼堡主人离开之后,二牛这才开口;“奇怪,凌霄道君不是冥族的叛徒吗,为什么冥族不杀他,反而他还在杀你,沒道理啊。”

古尘想了一下,幽幽道;“其实也沒什么难想的,凌霄道君是冥族的叛徒不假,但是,冥族想杀我,也沒有那么简单,因为他们找不到我,而且被限制的方州内,所以需要拓展人手來找我,凌霄道君能满足他们的需求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冥族给了凌霄道君机会,让他以抓住你,來换取自身的一条性命,”

“应该是这样。”

“嘶……这么看來,你当年杀的那个夜叉不简单啊,竟然能凌霄道君叛徒的身份都活下命來。”

“我沒告诉你吗,”

“什么,”

“我杀的那个夜叉,是夜叉族的一位王子。”

“额……。”

“都是无所谓的事情。”古尘不在意道,“只是,鬼堡主人说,是三大势力,看來,凌霄道君的身份还未被揭穿,他还带领了一支队伍,让一个冥族带领修道界的队伍,只怕这些人会有生命危险,说不定什么时候,凌霄道君就将他们送进了冥族的包围中,变成突破口,这是个隐患。”

“别隐患不隐患的了,你还是想想,我们该怎么办吧,现在的方州,对我们來说更加的危险了,说是龙潭虎穴都不为过,怎么,我们还要去吗,”

“当然要去,不去怎么能知道情况变的如何了,放心,只要我们谨慎一点,不会出事的,走吧。”

言罢,古尘再次化成流光,而二牛,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,纵身追了上去。

……

蔓延无尽的雪山,像是一条巨龙横卧,而这条山脉,就是划分景阳城和fèng阳城的边界,很久以前,在古尘还是龙虎卫的时候,便曾经横跨过这雪山,到景阳城來执行任务。

当年杀的是谁,他已经忘了,但是却还记得是和白素一起來的。

雪山上,古尘和二牛站立,看着山下山林之中,零零散散升起的炊烟,不禁的感慨万千。

当年并无这些,这些人,都是逃命到山林之中苟活的普通人,只是,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

...

晋中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铁岭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
滨州癫痫病医院
晋中治疗宫颈糜烂医院
铁岭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