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淀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【荷塘】人约黄昏后(小品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8:39:30 编辑:笔名
摘要:哈哈,好了,你两口听我说几句吧,家庭是社会的细胞,每个家庭和睦了,整个社会就稳定了。 小品:人约黄昏后
编剧:吕松柏
剧中人物:
王司法,45岁,乡司法干部
张金虎, 2岁,村民
于巧仙, 0岁,金虎妻
(幕启:金虎心事重重地上。)
张金虎:为人一做亏心事,就怕半夜鬼叫门!唉,咋说呢,媳妇跟老娘吵了仗,气得我妈住进了苹果园的小庵房,我叫了几回,可我妈就是不回来,前日去叫,果园里空荡荡地没个人影儿,不知道上哪儿去了,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可咋办呀?心里正发慌,乡里的王司法打来电话叫我哩!(思索)天都快黑了,王司法这会儿叫我,八成没好事,我得赶紧到乡里去!(欲下)
(内于巧仙喊:金虎,回来,你给我回来!)
(于巧仙急匆匆上,一把抓住金虎。)
于巧仙:就说人家忙得恨不得八只手抓,你倒好,把魂丢在外头了?偷偷摸摸又要往外溜,你到哪里去?
张金虎:你说我到哪里去?
于巧仙:(上下打量)哟!你不说?你不愿说还是不敢说?你不说,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想去哪儿?
张金虎:嘿,看把你能的,你说我去哪儿?
于巧仙:你那花花肠子,我还不知道——
太阳压山鸡上架,
你牵心谁放不下?
接了个神秘电话,
美得你四个蹄蹄往外爬。
张金虎:酸溜溜说得啥意思,你说清楚!
于巧仙:你比我更清楚!这还真是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呀!不知又是哪个野狐狸精把你缠上了,打电话叫你出去幽会哩!
张金虎:看看,你就会冤枉人!
于巧仙:我冤枉你了?你说,天都快黑了,偷偷摸摸干啥去?
张金虎:乡里王司法打电话叫我呢。
于巧仙:嘻,嘻嘻,乡里王司法叫你呢?虚话编得没啥编了,天都黑了,这会儿王司法叫你熬膏药呀,哄谁呢!
张金虎:不信就算了,人家还等着我呢。(欲下)
于巧仙:走不成!别说是乡上王司法叫你,就是县上王司法叫你也去不成!回家干活,我让你那美事弄不成!
张金虎:(挣脱)你放手,你放不放?
于巧仙:不放,偏不放你走!
张金虎:当心惹毛了我打你!
于巧仙:打死也不放!你打,我看这日子过不成了,我跟你离婚,离了婚,你上天入地都能行!
张金虎:吓唬谁呢,离就离!
于巧仙:行,咹,你娃行,你算你爸的娃!你不是说王司法叫你么,咱现在就走,让他给咱办离婚,走!
张金虎:走就走!(不动)
于巧仙:走呀,你走呀!
(二人拉扯、挣扎)
(王司法上。)
王司法:嗨,嗨,嗨,干啥呢?干啥呢!
于巧仙:(看也不看)走你的路,我两口儿玩耍呢!
张金虎:这,这不是王司法么,王司法,你怎么……
王司法:你们这是干啥呢?
张金虎:王司法,你来得正好,你看我这媳妇,她,她,她拉住不让我来……
于巧仙:(打量王)呀,你就是王司法?我还当是过路的热心人爱管闲事呢。王司法,早就听说你的大名了,群众都说你是善断家务事的清官,我给你告状呀!(哭)这日子没法过了,我跟他这没心没肺的金虎离婚呀!王司法,你可要给我作主呀!(一屁股坐地,哭泣不起)
张金虎:看,看你这猪婆摆阵的样子!
王司法:你叫巧仙吧?
于巧仙:(一惊)你咋知道我的名字?
王司法:起来,起来,有话好好说么,哭啥呢!
于巧仙:王司法,多亏你今日亲眼看见了,要不是你及时赶来,我可就活不成了,他还要打我呢!
王司法:金虎,家庭暴力可是违法的!
于巧仙:(见王向她说话,转哭为笑)王司法,走,咱们到我家去,让你站在半路上多不好,可不能慢待你呀!
王司法:不去了,时候不早了,咱们也来个现场办案,就地解决问题,女士优先,巧仙,你先说!
于巧仙:王司法,我苦情得很!(哭)
王司法:别哭,一条一款慢慢说!
于巧仙:人说“家丑不外扬”,可我不说不行了,王司法,你说说,要想过好日子,就得夫妻两人同心协力才行吧?可你看我家成了啥样子?
家里活儿一摊子,
苹果要抹(ma)袋子,
玉米棒堆了一院子,
还要和煤翻筐烤辣子,
又要做饭管孩子,
忙得我八面分身子,
累得没个人样子,
我这男人没心没肠子,
屁股一拧跑得没个人影子,
我叫他回去帮我干上一阵子,
他还要和我离婚散摊子,
你说说,我还有啥心思过日子?
王司法:你还一说一溜子,听起来好像唱歌子。
张金虎:王司法,你别听她胡说,你打电话叫我,她却拿脏话咬我,说是狐狸精勾引我出去幽会呢!
王司法:哈哈,我成狐狸精了?巧仙,这你可就冤枉他了!啥事都要调查清楚了再说,可不能捕风捉影呀!
于巧仙:(见风使舵)王司法,当真是你打电话叫他呢?得是知道他爱打麻将,要收拾他呀?对!(转向虎)我就知道你娃迟早要招祸哩!王司法,你拿上个头号大扳子,给那号爱打麻将的人鼓劲拧上几圈螺丝!
王司法:行,今日就给你出这口气!不过,我今日来找你们,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呢!
于巧仙:(察言观色)啥事?
张金虎:八成是为我妈的事吧?
王司法:金虎,你妈住果园你知道不?
张金虎:(难为情地)知道。
王司法:住果园多少天了?
张金虎:都十多天了。
王司法:你叫过没有?
张金虎:叫过几次,可她说什么都不肯回去。
王司法:现在还在果园里?
张金虎:昨天我去叫,不见她人了。
王司法:你妈不见了,你找过没有?
张金虎:估计到我姐家去了。
王司法:估计?你估计?
张金虎:我……我,我不知道……
王司法:金虎,你妈不见踪影,下落不清,生死不明,你倒像没事一般,我告诉你,你妈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既是你老舅肯放过你,我也不饶过你!你娃试火试火,我总要给你个“牛笼嘴尿不满”呢!你信不信?
于巧仙:(见势不妙,立马护男人)王司法,你别这么凶呀!住不住果园,是她自己要住的,又不是谁背她到果园去的。
王司法:你妈为啥要住果园?果园是别墅?嫌家里不舒服?
张金虎:(吞吞吐吐)唉,为了一点鸡毛蒜皮小事吵了嘴!
王司法:你妈和谁吵嘴?
张金虎:你问她!
王司法:巧仙,为啥和你妈吵嘴?
张金虎:王司法,这里面情况复杂,三言两语说不清。
于巧仙:咋说不清?让我说!王司法,你说说, 00元钱放得好好的,打个转身就不见了,家里又没来外人,谁偷去了?
一句话,家贼难防呀!
王司法:你说说,这家贼会是谁呢?
于巧仙:秃子头上的虱,明摆着么!
张金虎:(欲言又止)咋说呢?(丧气地蹲下)
于巧仙:咋说呢?我一五一十地说呢,身在曹营心在汉,吃里扒外,就这么说呢!
王司法:这你说的是谁呀?
于巧仙:谁做了亏心事,谁作了贼,谁才心虚得躲出门不见人了!
王司法:听你这意思,是你妈把钱偷去了?
于巧仙:今日给女家拿针哩,明日给女家拿线哩,明里拿,暗里偷,当我不知道?我去他姑家,都发现几件赃物呢,我有真凭实据呢!丢失的这 00元钱,不用讲,又塞到她女儿的腰包里去了!
张金虎:你胡说,你,你尽胡说呢!
于巧仙:我胡说?我要胡说,让天上的呼噜爷把我头抓去!
王司法(意味深长地)巧仙,没弄清事实之前,可别把话说绝了,别把你妈冤枉了!
于巧仙:我就不会冤枉人!
王司法:你刚才就冤枉人了么,明明是我打电话叫金虎,你却说是狐狸精叫金虎,这不是冤枉人了么?
于巧仙:这……这……
张金虎:(幸灾乐祸地)嗯!这下嘴不硬了?让王司法给封住了!
于巧仙:看把你娃得意的,看你这熊样子!
王司法:巧仙,人常说“丢物是实,冤枉人是虚”,钱不见了,你怎么就一口咬定是你妈偷给女儿了?你调查了解过没有?
于巧仙:丢了钱,我心急得像猫抓,王司法,你不知道,我这钱来得可不容易呀!我起早贪黑,东奔西忙,给人家拣辣子,包苹果,一身一身地出力流汗,下苦力气挣来的呀!打算给娃买衣服,忽一下就不见了,我能不心疼吗?
王司法:金虎,你听听,看你媳妇来这 00元钱多不容易!
张金虎:唉,唉!(双手抱头,蹲下)
王司法:金虎,巧仙怀疑这钱是你妈偷去了,你说说,这钱是谁拿去了?
张金虎:(一惊)我说?我也说不清……我,我不知道,不知道!
王司法:不知道?你手捂在心口上说,谁拿去了?
张金虎:反正……反正我没拿,没……没拿!
(巧仙察言观色,疑惑地望金虎)
王司法:为了这 00元钱,你媳妇和你妈吵翻了天,气得你妈住进了果园,到现在不见踪影,可你还装模作样,你真沉得住气呀!
张金虎:我有啥办法?又不是我、我、我拿去的!
王司法:看来你是撞不到南墙不回头啊!
张金虎:怎么?你,你怀疑是我偷去的?
王司法:怀疑?不是怀疑,是肯定!肯定是你拿去的!
于巧仙:王司法,这钱不是金虎拿去的,你弄错了!
张金虎:是呀,你弄错了!
王司法:金虎,别装模作样了,我已经掌握了真实情况:你趁媳妇不注意,拿走了钱,当晚和宝旦、二狗等人打麻将,你输了钱,要宝旦还你,宝旦不给,你们还吵了一架,是不是这样?
于巧仙:金虎,你不是说那晚去东村帮人装苹果车么?
张金虎:我,我……
王司法:金虎,你敢和我去找宝旦他们对质么?
于巧仙:金虎,你,你哄我?(气得几乎昏倒)你,原来是你偷了钱!你的良心叫狗吃了?
张金虎:纸里包不住火,这下包不住了……
于巧仙:我……我跟你没完,……我跟你离婚!
张金虎:巧仙,我错了,我也后悔得很,眼看着你和妈吵架,我干急又不敢说,输了钱,不敢承认,让妈背黑锅受委屈,妈——我对不起你呀!(跪地不起)
于巧仙:(后悔地)看来,我真把妈给冤枉了,金虎,这都是你害得我呀,我,我跟你不过了,咱离婚,马上离婚!
王司法:巧仙,其实你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好媳妇,勤劳朴实,心直口快,丢了钱,你心疼,却不该怀疑是你妈偷去了,虽然有错,情有可原,我今日要好好批评金虎呢,给你出口气!
于巧仙:王司法,别为我出气了,咱来干脆的,跟他离婚!
王司法:真离?你舍得?不后悔?
于巧仙:坚决离!离了婚,我屁股一拍就走人,谁恋他?
王司法:那好,金虎,你听着,巧仙跟你离婚,这是第一,第二,那晚你和宝旦闹仗,影响社会治安,根据情节,罚你 00元,交!
于巧仙:(急了,脱口而出)王司法,别罚钱,我家没钱!
王司法:你跟他离婚,管他有钱没钱,你急什么急?
于巧仙:王司法,你看你……(难为情地)
王司法:哈哈,好了,你两口听我说几句吧,家庭是社会的细胞,每个家庭和睦了,整个社会就稳定了。金虎,你偷拿媳妇的钱打麻将,惹得你媳妇和你妈吵架,气得你妈住进了果园,到现在还不见人影,看你闯了多大的祸呀!
于巧仙:金虎,咱得赶紧把妈找回来!
张金虎:天都黑了,上哪儿找去?
王司法:怎么?想找你妈?这不难,你们跟我走!
于巧仙、张金虎:(合)你知道我妈的下落?
王司法:前天我从这里过,听见果园有人哭,我问明了情况,就把你妈接到我家里,弄清了真相,这才来找你们的。
张金虎:王司法,太感谢你了!
王司法:走,跟我回去接你妈去!
于巧仙:王司法,咱们走!
(造型幕落)

共 4098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这是一篇富有讽刺意味的精彩小品。故事以张金虎的妻子于巧仙与婆婆吵架,把婆婆气得住进了苹果园的家庭纠纷为切入口,引发了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。小品开头设计新颖,很引人入胜。乡司法干部叫金虎到乡里去一趟,张金虎这会儿正为找不到娘而发愁,想到不会有什么好事。于巧仙认为金虎晚上出去,肯定和什么人约会。两个人正拉扯间,王司法及时出现。于巧仙向司法干部诉苦。原来,于巧仙放的 00元前不翼而飞,她固执地认为是婆婆拿走给了她自己的女儿。因此婆媳两个大吵一架。王司法告诉他们,他们的娘就住在他家,拿走钱的不是她婆婆,而是张金虎用这钱来赌博并输掉了。于巧仙这才知道,自己冤枉了婆婆,气得要和金虎离婚。小品语言幽默风趣,构思独具匠心,情节富有戏剧性,一波三折,通过人物语言、动作、神态等塑造人物性格,读了令人捧腹,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。一篇富有时代特色的小品,不落俗套,对于当今构建和谐社会,具有很好的教育意义,耐人寻味,值得细品,倾情推荐!【编辑:阿巧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12 012】
1 楼 文友: 2015-12-29 20:22:52 感谢松柏老师赐稿荷塘!荷塘因您更精彩!
2 楼 文友: 2015-12-29 20:28:00 小品语言幽默,让人捧腹的同时,又让人深思。由于张金虎的赌博恶习,拿了家里的三百元钱,引起了家庭矛盾,王司法的出现,让事情真相大白,还金虎娘一个公道。只有家庭和谐了,社会才能和谐。
 楼 文友: 2015-12-29 20:28:51 问候松柏老师!祝愿您在荷塘创作愉快!佳作连连!
4 楼 文友: 2015-12- 0 18:46:29 欣赏学习精彩小品,祝老师在荷塘创作愉快!
5 楼 文友: 2015-12- 0 21:56: 8 祝贺松柏老师佳作获精品!精彩继续!
6 楼 文友: 2015-12- 0 22:47: 祝贺松柏老师小品佳作斩获精品!!
7 楼 文友: 2015-12- 1 00:57:02 欣赏美文,学习了!
8 楼 文友: 2016-01-01 07:41:45 欣赏欣赏,作者的小品很是耐读。乔松柏?
9 楼 文友: 2016-01-01 20:04:21 耐看,有味,弯弯曲曲,人物鲜活。小儿厌食的各种表现
宝宝眼屎多又黄怎么办
婴儿有眼屎
小孩睡觉流鼻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