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淀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张岱的精神梦乡

发布时间:2019-11-28 07:37:30 编辑:笔名

张岱的精神梦乡

今天我们看待张岱,不需勾画风流才子的情爱韵事,也不该挖掘没落公子的荣辱忧乐,而是通过审视明清之际文人的家国情思与精神梦乡,展示个体生命同家国风云的映照与联系。

着名汉学家史景迁对张岱情有独钟。明朝中期伊始,阉宦专权,奸逆当道,特务横行,党争迭起,致使内忧外患、贤能被逐、忠直遭戮。以王艮、李贽为代表的左派王学,公开标榜利欲为人之本性,主张童心本真、率性而行,反对理学家的矫情饰性,在思想界助长了一股反理学、叛礼教的思潮。

张岱早年有过走科举之路的念想和行动,然几番机遇不得,只能边走边读,边玩边写,用清明隽永的文学语言写家族生活、人情冷暖,也写赏心悦目、世间翻覆。

殷实无忧的家居条件,加之曾祖正直为官却招致构陷,祖父替父伸冤后退居故里,家里没有逼迫张岱挤上八股文考试的独木桥,让其自由生长成材。他不需要整天抱着“四书”“五经”及程朱章句摇头晃脑。

张岱家庭多雅士,自高祖起,便建亭明志、筑楼藏书,至后来清兵逼近、其仓皇外逃时,家中四十余年累积的三万卷藏书“一日尽失”。另有多人养有戏班伶人,尽是繁华,大为热闹;抑或精于收藏,多有珍品,传诸后世。

张岱似乎是一个爱家重感情的旧文人,以文字为媒,我们可以看到张家五代十余人的性情喜好。他刻画家人,不惜笔墨,恣肆铺陈,寄寓感怀,不论男女老少,涉笔成趣,勾画了了,展现了一幅大体完好的家族世俗图。

长期生活在繁华靡丽的世家中,张岱的性情洒脱无羁。他乐于在深深庭院漫步闲笔,喜欢俏丫环、好少年、彩衣裳,可以驰骋俊马忙游猎、四处观灯看烟花,也可以为梨园歌舞、湖中龙舟、架上古玩、席间香茗高谈阔论。诚如自为墓志铭写道,好精舍,好美婢,好娈童,好鲜衣,好美食,好骏马,好华灯,好烟火,好梨园,好鼓吹,好古董,好花鸟,兼以茶淫橘虐,书蠹诗魔。

但,这一切的平静与美好,在他49岁时,被入关清兵的无情铁蹄,彻底地践踏碎了。他只好带着幸存的家人,逸隐绍兴龙山,务农为生,修撰带有明史性质的《石匮书》,书成后不久亡故。在此期间,他不再有雅兴在二日内两次登临泰岳了,不能有机会感受轿夫疾速下山的惊心动魄了。

这位有不少小资情感的富家公子,又是一名思想激进的知识分子,他对经史子集、天文地理,悉数通晓,靡不涉猎。虽一生除在流亡朝廷鲁王处,得到过一点赏识外,再也未曾有过一职半禄的赏赐,然其一生致力撰述,笔耕不辍,老而不衰,赢得了远胜功名利禄万万千的盛名。

民生救助
赛车
兰溪科技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