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淀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猫仆 第九章 冰冷眸子

发布时间:2019-10-18 16:13:39 编辑:笔名

猫仆 第九章 冰冷眸子

天,静极了,黑极了。

又过了好一会儿,又躺了好一会儿,黑猫小子这才最终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,爬起来,像个爷们儿似的爬起来吧!

这的确是一个很伟大的决定——对于一个从来没杀过鸡,甚至对于诸如包括杀鸡这样血腥的场面连看都不敢看一眼的他来说,这一晚的经历可是真够呛,没有吓得尿了裤子就算不错了,挺给面子的了。

“受虐哟!”

好心情已然荡然无存了,再也不想乱改海子的诗了,再也不想什么“泡妞探险认识世界”了,这样的鬼地方,能保住小命儿就不赖又不赖的了。

“喵了个咪的,真是要命喽,真是要了爷爷的命喽。”

黑猫小子在嘴里嘟嘟囔囔着,鼓足勇气、咬牙切齿,挣扎着,拼命地站起来,腰酸背痛腿抽筋儿,主要还是腿软,像两根刚出锅的面条了!

列位看官,如果您要是现在看到这只猫的狼狈样儿,那乐子可就大了,灰头土脸,要是再洒上一点儿水,整个儿的就是一只大泥巴猫了。

我们的大泥巴猫从地上爬起来,也顾不上自己的形象是不是光辉了,一寸一寸地挪动着如铸铅的爪子,挪三寸退两寸地往前挪着。

挪啊,挪啊,总算是挪动了两米。

终于,他挪到了那个躺着的,一动也不动的女杀手身边,正要战战兢兢、哆哆嗦嗦地伸出一只爪子,试探试探,抚抚脸儿,摸摸身子,看看是不是死了,再顺便做一只“咸猪手”。

胸好美,好挺,好软!

“别摸了,再摸就真的摸出鬼来了!”

这一声调儿不高,极阴沉的。

“喵了个……妈呀!”

突然凭空里加平地里地冒出来这样一句,那还不得下死呀。

现实却是,没被吓死,吓了个半死。

现实却是,没转身之前还是个半死状态,转过身去一瞧——额滴个神哟,神没个额哟,立马就处于五分之四的死亡状态了,就剩下一缕游魂在那里支撑了。

怎么啦?

有鬼!

黑漆漆的夜色里,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在晃荡,晃荡来,晃荡去,晃荡上,晃荡下,也就是飘忽不定的鬼样子。

飘忽不定了好一阵子,好不容易不飘忽了吧,一把冷霜可杀人的剑又直直地伸了过来,眼瞅着就要扎到黑猫小子的脑门子了,停下吧,停下了!

一个灰衣女子!

一袭灰衣,灰帕罩头,灰纱蒙面,一双灰色的眸子里透出阵阵的寒意,像冰。

这可是一把真正的宝剑呀,千万可别把它当成大娘们跳广场舞的那种哟!上哪儿比去,根本就不可比,没有可比系数!

那个是花架子,假货!

这个可是真家伙,要命!

处境大不妙!

眼前的情形不用扳着脚趾头算,用五个手指头就能算得相当清楚了,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,一般人儿谁会在大黑夜地跑到这里晃荡来,还是飘忽不定地那种晃荡,手里还要握上一把真正能取人命的剑,除非是吃饱了撑的。

看来,难逃此劫了,命该如此了!

黑猫小子虽然有一个猫的外壳子,但内里却是一个成熟的灵魂,诸如什么临危不惧、越到紧要关头就越要冷静之类的名人名言还是会背上一两段的。

“啊,啊,你的身材这么好,还出来散步呀!”

您听听,有这么打招呼的吗?别说是一只猫了,就是人也没有这样打招呼啊。

更何况,也许人家根本就听不懂猫语,这算是撒娇还是示威呀?!

可我们的黑猫小子真的就这么说了,啥子叫没话找话,自来熟儿,这就算是吧。

灰衣女子依旧面无表情,有表情也看不到,脸是蒙着的。

她只是把剑尖稍稍地低了低,不知这算是点头还是马上就要杀头了。

套近乎没有成功,故伎就不能再重施了,黑猫小子一边继续装熊,一边把自己的脑袋瓜子运转到最快。

最终的运算结果是:跑!因为再不跑可就跑不了了!

那还等什么呀,跑吧!

黑猫小子把脖子一缩,躲过剑尖,然后就是四爪挠地,憋足马力,一踩油门,蹿了出去,活脱脱一匹撒缰的小马,一头见到红布的斗牛,更活脱脱一只没头的苍蝇。

此时此刻,此情此景,黑猫小子可是管不了那么多了,不管是马、牛,还是没头的苍蝇,只要是能让他向前跑,就是上刀山,下油锅,就是地上有条小细缝儿那也得钻进去。

跑啊,跑啊,不知跑了多久,反正天可是快要亮了。

“吱……噶……”

黑猫小子猛地四爪扣地,来了个急殺车,险些没倒扣了斗子,速度太快了,最起码也得是三百来码呀,绝对的百分之超速,都快赶上高铁了。

胡须紧急指令:前方无路!

不是说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有路必有老爷车”嘛,这怎么就没有路了呢?

在这里,度娘会告诉您:猫都有一副漂亮的胡须,它不仅仅是一种装饰,更是一种特殊的感觉器官。猫胡须根部有极细的神经,稍稍触及物体就能感知到。因此有人把它比作蜗牛的触角,有雷达般的作用。当猫在黑暗处或狭窄的道路上走动时,会微微地抽动胡须,借以探测道路的宽窄,便于准确无误地自由活动。有人认为,在黑暗里,猫的胡须是通过空气中轻微压力的变化来识别和感知物体,作为视觉感官的补充。这说明胡须是猫极为重要的触觉器官。因此,家庭养猫应注意不要让小孩故意地把胡须剪掉,这样会大大影响猫自由活动时的判断力。另外,如发现猫胡须本身有折断现象时,最好还是把它拔除,以促进新胡须的生长,折断的胡须对猫也没有什么用处。

黑猫小子正是接到了胡须的指令,来了一个紧急叫停

,不能再往前走了。

前面是一条河,一条大河,宽宽的河面,急急的河水,别说是一只猫了,就是一条鱼,要想从岸这边游到岸那边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,那也是要累出几帽头子的汗的,如果鱼会出汗的话。

“嘿嘿,你倒是跑呀,有能耐就跑呀,我看你能跑到天边去!”

完蛋了!

黑猫小子只感到脖子后面的阴风阵阵,那个灰衣女子追上来了,这回小命儿是真的要交待了。

“小子,,你看,多么宽的河哟!一直朝前走,不要向两边看,你就会融化在河水里!”

老天爷哟,好熟悉的电影台词,好恐怖的话哟,难道这里也能上演那部岛国的《追捕》吗?

“召仓不是跳下去了吗?唐塔也跳下去了,现在轮到你了,所以请你也跳下去吧!”

这样的话怎么如此的耳熟呀,可黑猫小子就是不知如何是好了,束爪无策了。

“刷!”

果然,接下来的情节不是“呯”的一枪,而是“刷”的一剑,只差一丁点儿,就扎在了后脑勺子上了。

“这下有决心了吧!怎么?你害怕了?你的腿怎么发抖了……”

身后的声音更阴,也更冷了!

一时间,黑猫小子的脑袋瓜子变成了一个浆糊盆子,亦真亦幻。

“这到底是在做梦还是在做梦呢?”

这回可是真的傻眼了,没辙儿了,一点儿辙儿都没有了。

“干脆!去死吧!过几年又是一只好猫!”

一时间,黑猫小子又不知该选择哪种死活了。

跳河吗?还得在水里折腾一会儿,太难受了吧。

挨刀子吗?肝脑涂地,样子太惨,完全不符合帅哥的性格和要求、标准吧。

这可咋整呢?

最终,我们的帅哥还是继承了我们祖先的谆谆教诲: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孝之始也。

那就,那就,跳河吧!

四川治疗卵巢炎费用

昆明治疗龟头炎费用

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
四川治疗卵巢炎医院

昆明治疗龟头炎医院

中药治疗脑梗

突发性脑梗塞

治疗脑梗最好的药

脑梗看哪科

拉水便用什么药

拉水多长时间好

拉水拉了好多次怎么办

中药治疗手足麻木验方

灯盏花提取物的功效

灯盏花有什么特性

灯盏花有效成分

灯盏花治什么病

鲁南欣康可以空腹吃么
冠心病食谱与禁忌
冠心病水肿吃什么药效果好
鲁南欣康片说明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