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淀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青帝 第三百九十四章 传国玉玺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48:50 编辑:笔名

青帝 第三百九十四章 传国玉玺

此时,袁术正在宛城大营里暴怒:“兼领两州牧?岂有此理这是乱命

这时刚中午,太阳挂在天顶,火辣白光晒得地面焦黄,却有莫名黑浓云气自东南涌来,空气沉闷压抑,有了下雨的兆头。

天色昏暗下来,主营帐中有着灯火,众僚属听闻张了张口,有持重老臣在侧后小声提醒:“主公慎言,可这是遗诏,盖了玉玺。”

“屁个遗诏?这寡妇印玺在身,随手就能拿出来十份八份,你信么?”袁术凶狠扫视这人一眼。

这人噤若寒蝉,就不敢再言,知以主公自傲性格,这还算是给了老臣面子

“大哥说的对,只要太后法统在,今天她能命刘备两州牧,明天就能封王……”袁胤出列说着:“后天就能颁传国诏书”

袁术对这附和很满意,只听到“传国诏书”时,才目光闪烁一下:“她想颁也得有传国玉玺才行,嘿……”

袁胤有些不解,但没纠结这个:“大哥有何良策?”

袁术眯起了眼睛:“去给我流言,太后和董卓有奸情,暗害少帝、献帝,现在又跑许昌来是和刘备有着奸情,这乱命是失德贱妇伪造帝旨”

“这”众人都是汗水流了下来,流言无脑没有什么,泼脏水从来是离奇点好,但这可是针对太后天子……

自家这主公或是出身太高,简直胆大包天,一点都没有对皇权的敬畏

“怕什么,我那卑贱的庶兄都敢清理宫禁,董禺更连弑二帝,曹操敢暗使流寇杀了刺史刘岱自领兖州牧,我袁术做这点流言小事,你们怕什么”

众人腹诽此举除激怒太后外没有别的实在好处,这时却只能躬身应命:“臣等遵命”

“贱妇,贱妇……”袁术破口大骂,却分明显出一点忌惮。

太后再是落地凤凰,她身份影响力摆在那里,荆州牧一封出去,立会导致刚夺取的南阳郡各县不稳――没有稳定根基就难以扩展周边,全取荆北诸郡的计划也随即落空

相比下,骂辞中根本没提到刘备几句。

在袁术眼中,就连庶房兄长都是“婢生之子”,曹操都是“阉宦之后”,孙坚都是赶来抱自己大腿的“草莽土豪”,这让袁术用哪只眼睛去瞧刘备这“草鞋之男”?

大将纪灵还是尽着职责:“不过这刘备为人刚烈,颖川郡又和我南阳郡比邻,难保不会立时翻脸打过来,主公还需做好准备才是。”

“那是自然,打就打,怕什么”袁术哧一声,让人听起来底气十足。

但这时袁术自大还没有到后来称帝程度,现在不全是草包,皱眉问:“兵力我们能聚集五万,上个月情报中此敌的正规军只有三五万,就算临时扩军也至多不超过五万,对董卓、曹操两面受敌,不信他能抽出多少兵力来……对了,帐下情况如何?”

纪灵使了个眼色,偏将雷薄立时上前汇报:“这两年有战绩的大将中,张辽在洛阳北军,一个月前洛阳变乱中和刘表同率步兵营、射声营一齐出了城,不知去向,关羽屯兵虎牢,黄忠又在抗衡夏候渊,这两将都开春时对曹操大战的主力,近日听闻有一小将赵云带了太后……”

“无名小将就别和我说。”袁术打断,压根懒得记,想起什么就问:“我在董卓府宴中见过,刘备和董卓翻脸时,除关羽还有个黑脸帮衬着抗住吕布,这黑脸的叫什么来着?”

雷薄汗一下:“是有,大将张飞,原本就时常率骑军骚扰河南尹,听说这次和关羽一起拦截了徐荣遗留残兵,这张飞又在归返途中攻拔河南尹十余城,这些天都随太后鸾驾在豫东巡查,刘备似准备亲征徐州,迎战曹操”

原来身边就只剩下一个大将了么,袁术不以为意:“他有大将张飞,我有大将纪灵趁这时机,给我发兵攻取荆北各地,整合军力,再趁豫西空虚偷袭许昌”

“主公英明”

“主公,南阳郡这半个月封锁严密,半点没有透露出张咨被孙氏大将黄盖袭杀的消息,这刘备定是不知此间变故,隔一条颍水就是颍川郡,许昌都不过三百里,变生肘腋之间,肯定一举而下,俘获太后和豫州文武上下”

“呵呵……”袁术矜持而笑,挥挥手:“都下去准备吧。”

见着众臣和大将退下,袁术又屏退近侍,略一检查,的确没有人了,这才取出了一个木盒。

打开一看,一方方圆四寸,上纽交五龙的玉玺,正安然置于其中,但却旁缺了一角,补上黄金。

袁术这时心神皆颤,踏前一步,探手抓起玉玺,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息,透着手心而入,翻开一看,正是“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”

这就是传国玉玺,秦王政十九年(前,秦破赵,得和氏璧,天下一统,嬴政称始皇帝,命李斯篆书“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”八字,咸阳玉工王孙寿将和氏之璧精研细磨,雕琢为玺。

嗣后,历代帝王皆以得此玺为符应,奉若奇珍,国之重器,得之象征“受命于天”,失之表现“气数已尽”。

此时不仅仅如此,只见灵气酝酿,莹莹清光弥漫,这让袁术陶醉不已,前两年刚取得这玉玺时,还没现在这光华异象,这两年间异象越来越显,自己岂不就是真命之主?

相比大将重兵,天命之归才是自己真正倚仗,君不见孙坚,还不是乖乖拜服在自己王气之下

“哈哈哈……庶兄,不战而屈人之兵,堂堂皇皇,你终是逊我一筹”袁术得意笑着。

庶兄袁绍,还要阴谋逼死了冀州刺史韩馥,才算取得冀州。

“婢生之子,就是婢生之子,不入流品。”帐外战鼓响起,军威烈烈,袁术更是得意。

“哼,什么赤霄剑,不过刘邦老流氓弄出来糊弄人的玩意,哪比这传国玉玺?”

“秦统一六国,建官立制,号是祖龙,这玉玺就有祖龙之气,意义非凡,是始皇帝亲传,秦汉相交,传国重器,真正的天命所归”

“传国玉玺在手,才是真正天命,只要攻下许昌,七玺齐聚,就让这成为我袁术皇帝之路的第一步吧”袁术手持传国玉玺,在黑暗中笑着:“差点忘了还有皇后之玺,久闻此女娇艳凤姿,就和六国归秦一样,这前朝的太后,还不是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……”

正寻思着,突闻外面有将大声喊:“报,主公敌将张飞率军三万侵我荆北”

“啊”袁术吓了一跳:“这,这……”

手一颤,玉玺掉落在了盒中,袁术有些心疼的看了看,见是无妨,这才来回踱步,叶青这过于迅速反应打乱了原有布置,心中就是一沉,第一反应就是否马上召孙坚来助。

但对方区区三万人来攻,就召集“手下诸侯”,这让袁术感觉有点挂不住

“自己可是天命所归要成为皇帝的男人”传国玉玺灵光弥漫帐间,无形有种威严高远的感染力,让袁术迅速镇定下来。

想起自己是真命之主,想着自己有五万大军,有大将纪灵,顿时信心满满,想起刘备敢先攻自己,袁术更是愤怒了,这不过是卖草鞋为生的贱民,却敢这样放肆,实是可诛。

这时不停有情报传来,袁术踱了几步,亲自取了个坐墩,目光幽幽的看着木盒里的玉玺。

他想起了不久前有个术士说的话:“大人四世三公,小人先前就看过大人的面,却是隐隐有着黄气,这就应了土德。”

“现在一见,更现出淡淡的紫气,这是王者之气,主大人有王者之贵呐

想到这里,袁术更是怔怔盯着玉玺不言语。

要是叶青在,会有所讥笑,袁家四世三公,门生弟子遍步天下,他又是嫡子,这无疑是养成了他自大的性格

但是在实践里,又偏偏有着袁绍,袁绍虽只是庶房兄长,但才能处处压着袁术一头,久而久之,就自然有着自卑。

这自大和自卑结合,无法依靠才能,就使袁术更迷信出身和天命。

这时看了会,袁术不由心情平静下来,再恋恋不舍的看了看玉玺,这才把这盒子合上去,这木盒却也是特制,一合上去,就隐藏了灵光。

不见灵光,袁术顿时若有所失,心里有些空虚,勉强凝神想了想,就果断命令:“宣纪灵进来”

“是”

片刻一将进来,同是熊腰虎背,气宇昂昂,行礼:“末将在此,主公有何吩咐?”

“刘备此厮安敢犯我疆土,你率大军前去迎敌,立刻起程,只要斩得大将张飞,我就为你表功”袁术说着。

纪灵正想应着,突心中一悸,转首看了看帐外,只见天色因风雨将至而渐暗:“这个天色似有不祥……”

“恩?”这略一迟疑,袁术眉皱了起来,有些不快。

“末将遵命”不敢再有任何想法,纪灵叩拜应着。

“那就去点兵罢”挥手将兵符丢下,袁术命令的说着。

宜昌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
广元治疗白癜风医院
江苏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
宜昌治疗白斑病费用
固原白斑疯医院